专家:优化营商环境 需软环境和硬环境两手抓


您现在的位置:洗洛铁生信息门户网 > 财经 > 专家:优化营商环境 需软环境和硬环境两手抓

4047人阅读

10月8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优化经营环境条例(草案)》。对此,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表示,此举标志着中国已经开始从国家层面填补商业环境法律法规顶层设计的空白。在优化商业环境的过程中,既需要软环境,也需要硬环境。

苏宁金融学院高级研究员傅毅夫(Fu Yifu)告诉《证券报》,自2018年以来,国务院办公厅先后发布了一些政策文件,如优化部分地区商业环境的典型做法和进一步推进商业环境政策实施的通知,为优化商业环境做出了具体安排。2019年,许多地方政府在放宽市场准入、优化政府服务、鼓励科技创新、大幅降低税费等方面采取了有针对性的措施。国务院常务会议还通过了《优化商业环境条例(草案)》,通过政府立法为各类市场主体投资创业提供制度保障。

此外,自今年年初以来,国家不遗余力地全面实施覆盖所有行业的大规模税费减免,并倾斜中小微型企业和科技型企业,以改善其生活和发展环境,这也是商业环境的优化。

“优化经营环境的实质是为经营者和投资者营造公平、民主、法治、诚实、守信、稳定、有序的社会发展环境。良好的商业环境有利于国家或地区有效吸引外资、交流与合作,更有信心地参与国际竞争。刺激市场活力,促进经济转型升级,提高市场竞争力也是客观要求。这是激发市场活力、释放国民经济增长动力、促进产业转型升级的关键。”傅一夫说。

根据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中国经济媒体协会、万博新经济研究所和第一财经研究所此前发布的《2019年中国城市商业环境指数评价报告》,上海、北京和深圳位列前三。

“这个结果和我们的直觉是一样的。北方、上海、广州和深圳一线城市的商业环境明显高于其他城市。”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金融学院副院长、金融与证券学院副院长赵锡军在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说。

从赵锡军的角度来看,中国经济目前正处于从规模扩张向高质量发展的过渡阶段。优化商业环境更加重要。一般来说,商业环境主要包括硬环境和软环境。其中,近年来许多城市在硬环境建设,特别是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做出了巨大努力和成绩。一些城市甚至指定新的区域为企业提供办公空间,这大大改善了企业的办公条件。

然而,他也指出,在基础设施不断改善的同时,一些城市的房价也在上涨。尤其是在北方、上海、广州和深圳等一线城市,高房价最直接的副作用是企业劳动力成本的大幅增加。如果你想雇佣合适的员工,你需要支付更多。

“一些大企业可能负担得起,但对于中小型和微型企业来说,它们需要为员工的后勤、食品、服装、住房和交通支付更高的费用,而这些费用他们可能负担不起。”赵锡军说。

报告显示,上海在商业环境指数中排名第一,在全国软硬环境指数中排名第二,近70%的指数在全国排名前五。其中,基础设施环境、人才环境、技术创新环境、文化环境和金融环境五项二级指标均进入前三位,其中基础设施环境和文化环境排名第一。在35个三级指标中,高端人才供给、政府文化教育投资、吸引外资、直接融资、间接融资、消费市场规模等18个指标均位列全国前三,软硬环境综合优势明显。

从硬环境来看,深圳在硬环境指数中排名第一,在技术创新环境中领先全国。深圳一直将创新驱动作为城市发展的主导战略。工程实验室、工程研究中心等创新机构数量、技术专利数量、科研支出居全国首位,技术创新环境居首位。

软环境指数排名北京第一,在人才和金融环境方面优势明显。在金融环境、人才环境、技术创新环境、文化环境和生活环境五个二级指标中,北京位居前三,人才环境和金融环境居全国首位。在24个软环境三级指标中,北京在科研人才供给、政府文化教育投入、大学数量、学术文化、服务市场规模、科技成果储备等12个指标中排名第一。然而,受空气质量、气候环境和森林覆盖率等自然环境的限制,北京的硬环境指数排名较低。

值得注意的是,在各种评级指标中,软环境指数排名前十的城市与商业环境指数排名前十的城市高度一致,软环境已经成为决定城市商业环境竞争力的关键因素。

"相对而言,软环境更难量化."赵锡军说,软环境的改善更多地体现在细节的各个方面。例如,当一个企业在一个城市投资时,它可以很容易地办理各种手续,获得各种资源,并筹集资金。此外,如果涉及进出口,海关、税务等部门也将参与。

"金融环境、人才环境和技术创新环境都对经济发展起着关键作用."赵锡军说。

至于改善营商环境的结果,傅一夫指出,从减税和减费的角度来看,制造业取得了最明显的效果,小微企业,主要是个体企业和私营企业,普遍“瘦身”,经营状况也有所改善。

此外,科技创新企业受益匪浅。大规模减税和减费将有助于他们在技术改进和研发方面投入更多资金,从而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和高质量的经济发展。

此外,近年来,“放松管制”改革不断深入实施,有效经验和做法升级为法律法规,建立了平等对待国内外企业和其他市场主体的制度和规范。这些都是商业环境改善的结果。

对于存在的问题,傅一夫认为,各地的市场秩序仍需进一步规范,政府服务的效率水平还可以进一步提高。此外,地方对中小微型企业的扶持政策仍然相对较少,尤其是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没有得到有效解决,这些都是今后改善经营环境的方向。

(责任编辑:张倩蓉)

快乐8购买 快三网上投注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河北11选5 蒙特卡罗